文章正文

亲子活动感想

中国自主的重型燃气发动机技术从何而来?

    中国自主的重型燃气发动机技术从何而来?

    [沈阳,温家宝/观察员网络专栏作家]

    据英国《每日科学技术报》12月26日报道,12月25日,我国首台国产300MW F级重型燃气轮机定子叶片铸件顺利通过鉴定。这一进展被称为我国重型燃气轮机核心部件热端技术的首次重大突破,也是国家重大科技项目“航空发动机与燃气轮机”的最重要里程碑性成果。

    为了理解所谓“重型燃气轮机第一级定子铸件”的意义,有必要了解该产品在燃气轮机中的地位。普通燃气轮机在总体结构上与涡扇喷气发动机相似。由压缩机、燃烧室和涡轮组成的核心发动机是关键设备。其中,火焰筒、燃气轮机、导轨、喷嘴等热气流中的热端部件是关键。

    燃烧室右侧的红气部分需要热端部分。

    其中,燃气轮机的主要功能是将燃烧室内高温高压气体的能量转化为机械功。其中一部分在冷端驱动压缩机压缩空气以保持燃气轮机的连续运行,另一部分作为燃气轮机的输出功率驱动发电机或其他设备。

    本工程制造的“燃气轮机第一级定子叶片”是燃气轮机的组成部分,是燃气轮机内高温高压气流的第一次接触。定子叶片在此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是进一步扩大和加速气流,同时降低气体的压力和温度,从而使涡轮中的叶片或转子连续旋转,产生功率输出。

    由于燃气轮机的第一级定子叶片在工作中首先接触高温气体,并且总是被气体包围,因此其工作条件极其恶劣。此外,燃气轮机的启动速度更快。启动和停止时,需要在短时间内实现快速加热和冷却,其中热冲击最为严重。因此,第一级定子叶片的设计应该足够。在强度和刚度的同时,还能够承受高温、热腐蚀、热冲击,并且不能有太多的热应力。

    一般来说,这些叶片大多是转子与固定叶片交错排列。

    由于工艺难度大、加工要求高,长期以来我国在燃气轮机领域的研究一直不足。既可以模仿国外结构简单的产品,也可以利用航空工业生产的航空发动机改装成燃气轮机。这些产品普遍存在性能差、功耗低的问题。此外,上世纪末,由于油气供应严重短缺,以及“以煤代油”的能源政策停滞不前,中国直到二十一世纪。

    根据燃烧室温度,这些重型燃气轮机可分为E、F和H类。他们的技术难度和高级程度也在逐步提高。2001年,在中国大规模开发F级重型燃气轮机之前,中国航空工业、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和上海交通大学组成了一个设计开发项目联合体。联合开发的R 0110重型E级燃气轮机于2014年3月21日通过了专家组验收。在此基础上,我国许多工厂和科研机构开展了F级重型燃气轮机实验设施的建设和自主开发。

    R0110型重负荷E级燃气轮机在我国先行开发

    其中一项工程与国家电力投资公司在中国再燃的300MW F级重型燃气轮机的开发密切相关。即北京华清燃气轮机公司开发的CGT-60F型70MW燃气轮机(其前身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08年批准的燃气轮机与煤气化联合循环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由于发动机从一开始就不能满足70MW的功率,因此它被开发为国内F级300MW重型燃气轮机的技术验证设备。

    GE的F级燃气轮机产品建模关系,相同系列的燃烧室完全相同,但数量不同。

    2016年,总设计师陈伟博士在接受北京华清CGT-60F燃气轮机设计团队采访时明确表示,开发CGT-60F的目的是借鉴国际燃气轮机巨头通用电气、西门子和三菱的经验。从低功耗样机的开发入手,突破和掌握F级燃气轮机设计制造的核心技术,采用该模式进行放大或缩小。只要在放大/缩小过程中,压缩机的压力比、涡轮进口温度、主机结构、关键零部件、材料和加工工艺保持不变,就能够在短时间内将原型放大/缩小为一系列技术水平相同但功率大小不同的产品。ce具有上述原则,并在一定范围内扩大/缩小,无需进一步研究和开发新的内核。技术还可以节省R&D投资,缩短R&D周期,降低R&D风险。

    CGT-60F燃气轮机在中国先行开发

    从CGT-60F型燃气轮机的第一级定子叶片上放大300MW级F型重型燃气轮机自身的第一级定子叶片。至于后者,根据《科技日报》2016年的报道,北京华清7月29日宣布,它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F级重型燃气轮机CGT-60F(燃气温度1400摄氏度)三维复合倾斜涡轮第一级静叶片。完成了中国燃气轮机研究所的高温冷却效果试验。性能指标包括叶片冷却效率和叶片冷却效率。板材的温度分布优于设计要求,标志着我国重型燃气轮机核心设计制造技术的重大突破。

    据介绍,全三维复合斜涡轮叶片是国内外第一台重型燃气轮机叶片。与传统的直叶片相比,全三维复合斜叶片具有较小的气动损失和更高的效率,但叶片的冷却设计比较困难,涉及空气动力学、传热学和强度等多个学科。华清燃气轮机公司经过多年的自主创新,克服了多项设计技术难题,建立了设计体系和设计规范,并获得了11项发明专利。大型燃气轮机叶片尺寸大,高温合金坯料的精密铸造被公认为顶部铸造技术。无锡永汉公司在中国率先掌握了这一关键制造技术。

    CGT-60F(70MW)第一级定子叶片与300MW级F型重型燃气轮机第一级定子叶片基本相同。

    当时的新闻报道中明确指出,CGT-60F(70MW)第一级静叶片可在恒定进口压力和温度的条件下直接扩大到300MW F级燃气轮机叶片,无需进行任何冷却效果试验。这也是目前国内第一台300MW F级重型燃气轮机独立定子铸件的技术来源。

    由于燃气轮机的敏感性以及与航空工业密不可分,中外媒体很容易将其用于军事。当R0110重型燃气轮机在中国成功开发之前,许多媒体报道它将被用于各种军事场景,包括驾驶航空母舰。300MW F级重气涡轮机对于任何船来说都太大了(美国福特级核航母的推进力只有104MW)。此外,这种重型燃气轮机使用的燃料是天然气,它的使用与驱动船只的因素几乎没有关系。

    这些重型燃气轮机不适合船用,但发电机比较简单。

    这种燃气轮机的主要目的是发电。一般来说,较小功率的燃气轮机适合于独立于发电机形成循环系统,也称为开式循环。它具有安装速度快、启停灵活等优点,主要用于电网、交通运输和工业电力系统的高峰负荷调节。大型燃气轮机,如300MW级F重型燃气轮机,适用于由发电机和配套余热锅炉组成的循环系统。当使用燃气轮机发电时,它们也可以在工作后通过余热锅炉从燃气轮机中回收高温废气,并将其转换成蒸汽或热水,或者继续发电,例如蒸汽轮机,或者用作电源。加热还用于通过将废热锅炉的蒸汽注入燃气轮机来提高燃气轮机的产量和效率。无论采用哪种形式,这种发电方式的燃料利用率都远高于普通的内燃机和外燃机,具有良好的经济效益。

    本文是《观察家》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返回搜狐查看更负责任的编辑:

当前文章:http://www.yxlq.net/1r8664/90244-751995-24489.html

发布时间:07:20:28

广州设计公司  广州外观设计  万彩吧  广州设计  广州设计公司  万彩吧  广州产品设计  广州工业设计  产品设计  产品设计  万彩吧  

{相关文章}

爱国热情摧毁了自我媒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梁文道。如今自媒体的喧嚣发达,不仅要求作为读者的我们,每天能够高速处理大量的信息,同时,还无时无刻不要求我们能够自动生成一种鉴别、证伪的强大能力。信息技术的充分发达,也在助长“假新闻”“假讯息”的加速传播。这类假新闻和假消息之中,有一类牵涉大众爱国热情和民族情绪的内容,往往容易造成泛滥式传播。这种围绕着“爱国”主题的虚构新闻或名人语录,生产成本低,传播速率高,背后存在巨大的商业利益,不断消费着大众的爱国心。一、永不停歇的“假新闻”当今的互联网时代,各类媒体、自媒体愈加发达,假新闻、假消息也由此有了流传的温床。最近的一个例子,可能你也上过当——一篇在国内互联网上流传甚广的文章,叫作“默克尔面对柏林墙的告别演讲”,主要内容说的便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宣布将不再竞选连任时,发表了一段重要演说。这篇演讲文稿不仅刷屏各类自媒体平台,还得到了许多民众的大加赞许。许多人看完内容后,不禁赞扬默克尔非常伟大,甚至认为她称得上西方世界史之中最了不起的一位政治人物。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喜爱这篇文章,甚至毫不吝啬地夸赞她?原来,原因是认为她在演讲里讲了“真心话”,而所谓的“真心话”便是默克尔终于在告别政治舞台的前夕,在演讲中大篇幅批判美国,强调西方要与中国展开紧密合作,解除对华军售禁令,与中国一起走向人类美好的明天等等。关于这篇“演讲”内容,如果你对西方政治稍有认知,尤其稍微清楚德国或默克尔本人的情况,你就知道这篇内容肯定是有问题的。果不其然,这篇内容很快便被国内权威媒体辟谣,完全就是一篇虚构的稿子。《新京报》评论辟谣我们会发现,现在有不少国内的自媒体尤其喜欢虚构一些外国人夸赞中国的论调或内容。除了这条已经被辟谣的假新闻外,还有一则是关于加拿大的消息,大家都知道,最近加拿大和我们国家之间有些矛盾,但这则消息听起来就让人觉得非常解气。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左)与特朗普这则新闻的标题叫做“终于反击了!加拿大70亿飞机订成都纸箱厂_2018教师资格新版资讯网单被取消”,内容也写得十分煽动劲爆,一开始就提到加拿大只不过是一个4000万人口的小国,一直抱着美国的大腿,结果现在终于要得到中国的“报复”了。而所谓的“报复”,就是中国对加拿大“直接取消70亿元飞机订单”,“同时从下周起所有进入我国的加拿大产品都不得进入港口,另外禁止飞机制造公司高层进入中国”。网上流传的消息截图在这则消息的评论留言中,不乏许多民众的拍手叫好,更有意思的是,还有一些网站转载时甚至提及,加拿大国民也表示,他们的国家做错了,现在“追悔莫及”。可是,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主流权威报道相关的消息,也没有证实或辟谣,我也认真查阅了一片相关的新闻报道,包括加拿大媒体,可是并没有发现任何权威媒体报道过这件事。这就是今天我们媒体的情况,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虚假”。纵观这些假新闻和假消息,其中比较有趣的就属刚才这一类牵涉民族情绪的内容,都与我们的民族尊严相关。其实这并非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历史上也出现过很多类似的情况。在我的拙作《常识》里曾经提到过,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偶尔就会出现一阵风潮,时常流传一些“辱华”的事件传说,其中有不少后来被证实是国人自己捏造的。二、商业利益驱动“假语录”的流行,不断被消费的爱国心除了这类假新闻之外,还有一种被广泛流传的“假”——就是各种名人的“假语录”。最近因为某位明星引用张爱玲假语录的一条八卦娱乐新闻,再次引发大家对于各马刺vs火箭_勇士 马刺网种虚构名言语录的兴趣,还收集了很多网上流传的鲁迅说过的话,张爱玲说过的话,白岩松说过的话等等,结果就发现网上流传的所谓“名人语录”有大量篇幅都是虚构的。为什么会有人不断虚构这类名人语录?自古以来其实都有类似的情况,只不过在不同年代背景之下,有着不同的条件和理由。在我们这个年代,虚构各种各样的“假语录”,就是为了要最大化增加这些讯息的传播,从而带来一笔商业上的利益。比如刚才所说的那两则牵涉民族自信心与爱国热情的假新闻,这类假新闻的流传,并不只是单纯出于爱国的热情,或者激发我们国民的自信心、尊严和荣誉感,而是因为那些写手心里非常清楚,这些内容往往最抢眼球,最容易获得高传播量和高阅读,由此凭借收割来的流量趁早赚钱,cash-in!今天这种围绕着“爱国”主题的虚构新闻或名人语录,生产成本低,传播速率高,背后存在巨大的商业利益,所以被不断用以消费大众的爱国心。三、拿破仑的“醒狮论”,假的说回这些虚构的名人语录,其中也有一种与刺激民众的民族自信心相关。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你想必听过这样一句话,那就是传说拿破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千万不要叫醒中国这头睡狮,只要他醒来,必然要震撼全世界。”可是,这到底是不是拿破仑说的,是否是这样一句原话,其实很难说清。因为同样这番话还流传过各种各样的版本,包括在不少外文著作中也能找到类似的,有的版本说的是,拿破仑形容中国只是睡了而已,并没有提及“雄狮”,也有说是“睡了的巨人”“睡了的巨龙”,不过含义基本大同小异,就是说中国睡着了,欧洲这些国家千万别去惹醒他,吵醒之后他就会震动全世界,到时候我们可能都没好日子过,大致如此。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有一部十分有名的纪录片叫《河殇》,里面就曾引述过这句话;约莫十年前,还有一本当时很流行的书,叫《中国可以说不》也是绘声绘色地引述了这则故事。可是今天我想告诉你的是,这句你可能从小听到大的名言,应该是假的。为什么我能够推断它是虚构的?接下来又到我“开书单”的时候了,今天要谈及的内容与以下这五部书籍和文章相关:首先第一本书十分有趣,书名叫《唤醒中国》,作者是澳大利亚的一位中国史学家,费约翰(John Fitzgerald),专门研究民国年代及晚清年代的政治史。其余几本书与文章依次是: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系杨瑞松教授的《病夫、黄祸与睡狮:“西方”视野的中国形象与近代中国国族论述想像》,听书名就知道相当学术;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的石川祯浩教授,曾著有一篇文章《晚清“睡狮”形象探源》;海南师范大学的单正平教授,他的著作《晚清民族主义与文学转型》其中有两章专门谈论相关问题;此外,中国社科院施爱东博士的一篇文章《拿破仑睡狮论:一阿尔法罗米欧_孕前检查最佳时间网则层累造成的民族寓言》。首先,如果试着在外文资料中查找拿破仑的这番话,会发现几乎找不到十分确切的证据和出处。特别是在法文的原始文献中,拿破仑其实关于中国的谈话非常之少,尤其这段“中国睡狮论”根本无法考证。既然这段话无法判定是拿破仑所说,那么究竟是谁说的呢?后来又发现,在民国初年也有人提出,这句话其实是当时普鲁士的“铁血宰相”俾斯麦说的,还有人认为应该是当时普鲁士的国王威廉二世所说,但是同样的,无论是俾斯麦还是威廉二世,学者们即使在德语文献中,都无法找到确实的根据。那么,这些话到底是如何流传开的?学者们便根据各种文献,将各国语言的文献资料中这句话的讲法罗列了出来,从中就可以发现一个很奇特的现象——这句话最早其实是出现在中文文献当中,尔后才被翻译成各种语言引用到了别国文献中。也就是说,这句话其实是中国出口的一句“拿破仑名言”,传播路径是从中国创造,随后才被不断传播出去的。可是,到底当初在中国又是谁说了这句话呢?让我们回到1887年的晚清时代。四、颠倒玩转“睡狮与醒狮”当时有一位非常重要的外交大臣——曾纪泽,他当时在英国的一份报刊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是用英文著写的,题为《中国先睡后醒论》。曾纪泽这篇文章不仅非常有意思,其实也非常重要。我们首先要知道,当时说“中国睡着了”,在西方并不是一种罕见的说法,尤其当时美国有很多报刊就常常爱用这样的说法,即“中国睡着了”。但是,当欧洲人、西方人以及美国人他们在说“中国睡着了”的时候,其实是有一定的时代背景,从启蒙运动开始,到后来殖民帝国风起云涌的年代,他们常常很喜欢说别的地方或国家“睡着了”,但这里意思指的是——睡着的状态是一个无法使用理性的状态,换言之,这些西方人认为,只有他们是“醒了的”,他们是“启蒙了的”,是从睡梦中被唤醒的具有理性的人,而世界上绝大部分地方的人,都还是不具备理性的。启蒙运动因此,西方人认为自己是有责任,要把其他地方“沉睡的人”都唤醒。如此看来,这样一种“睡与醒”之间的关系,就与刚才“拿破仑睡狮论”的讲法大相径庭了。“睡狮论”谈论的是什么?是现在睡着的是一个具有巨大潜力、甚至令人害怕的国家,这个国家的力量太强大了,西方国家不只不应唤醒他,而且还应让他保持沉睡,否则西方就很危险了。但是,当时真正在欧美流行的说法却是,他们自认为有白人的担当,要负责唤醒全世界。曾纪泽其实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写出了这篇《中国先睡后醒论》。曾纪泽发表于伦敦《亚洲季刊》的原文,置于该书头篇,1887年这篇文章有趣之处在哪里?那就是,它表面上迎合了西方人的讲法,表示中国现在的确睡着了,但是文章中却将含义完全颠倒,改成了中国其实是个非常厉害的国家,并不需要西方人来叫醒;恰恰相反,现在中国自己已经醒来了,中国是一个蕴有巨大潜力,有着美好未来和希望的国家。这是曾纪泽代表着当时的清朝,以外交官身份所写的文章,以此向英国人解释中国的情况。不久之后,又出现了一个重要人物,那就是梁启超。梁启超也写过一篇文章,叫《动物谈》,其中就列出了四种愚蠢、盲目、无知的动物,其中一种动物就是“睡着了的狮子”。他就引述了曾纪泽的《中国先睡后醒论》,同时又提到原来是英国人先把中国人称作“睡狮”,所以曾纪泽才在那篇文章里回应英国人。梁启超在日本创办的《新民丛报》到底英国人有没有称中国人为“纪委调查_小英雄雨来ppt网睡狮”呢?如果翻查历史文献,其实是没有的,而曾纪泽那篇文章也只提到“中国睡着了”,并未提到中国是“睡着了的狮子”,其实曾纪泽这样熟悉英国的人都应该很清楚,当时狮子的动物形象,在英国几乎是一种国家象征性的动物,没有理由把中国称作“狮子”。那么梁启超的这种说法又是从何而来?大概是才华横溢的大才子梁启超自己创作的。(头发梳成大人模样,再穿一身帅气西装)梁启超很有可能是他看到一些文章中提到,英国一部很重要的小说《科学怪人》中弗兰肯斯坦的形象,梁启超就觉得弗兰肯斯坦应该是如同一只狮子一般的巨大机械怪兽,而且还真以为这个机械怪兽被保留在了大英博物馆。梁启超就这献曲求诗_富通好旺角网样将几个不同的元素组合在一起,由此构成了“睡狮”这个形象,在中文世界中,第一次使用“睡狮”这个名词的就是梁启超。梁启超之后,在当时酝酿着“反清革命”的阵营中,“睡着了的狮子”意向就开始流传得越来越广。于是针对睡着的狮子,革命党人强调的便是“醒狮”,即“我们现在已经醒过来了,我们是一群醒狮”。中国青年党醒狮派创办的《醒狮》周报“醒狮”和“睡狮”分别针对的又是什么?其实针对的就是当时的大清朝,也就是满清,甚至满洲人。我们知道“反清”革命运动一开始其实是具有十分强烈的“排满”种族主义色彩,而这些人又很不喜欢“睡龙”这样的意向,因为“龙”所指代的概念,已经太封建、太腐朽、太落后了,所以他们更喜欢将自己形容为“狮子”,而且是一群已经醒来的狮子。于是,关于中国是睡迷雾剧情介绍_发誓英语网狮的说法,就在那个年代开始流传开来。1909年的上海《图画日报》还传出了各种各样的版本以及这句话的出处,直到今天,我们听到的便是拿破仑所说了,这又是为什么?其中一个理由就是,今天如果和大家说是俾斯麦或者威廉二世,知道的人就相对少了,当然还是要选择一个中国人相对熟悉的西方政治人物、政治领袖,比如拿破仑,他所说的关于中国的好话,对我们而言才格外受用,你说是不是?原来,虚构外国人关于中国的新闻、事件和传说,以此振奋国人的爱国热情,并不是我们新时代的“新发明”,而是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的一种传统了。参考资料:《唤醒中国》作者:费约翰,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病夫、黄祸与睡狮》作者:杨瑞松,政大出版社;《晚清民族主义与文学转型》作者:单正平,人民出版社;《晚清“睡狮”形象探源》作者:石川祯浩,《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广州)2009(5):87-96;《拿破仑睡狮论:一则层累造成的民族寓言》作者:施爱东,《民族艺术》2010(3):6-16;《自由书动物谈》作者:梁启超,1899年发表;《中国先睡后醒论》曾纪泽,伦敦《亚洲季刊》1886年。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梁文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网立场

     本文由 看理想 授权

     网 发表,并经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

广州设计公司  广州外观设计  万彩吧  广州设计  广州设计公司  万彩吧  广州产品设计  广州工业设计  产品设计  产品设计  万彩吧   |
https://4l.cc/articlelist-380.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69.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40.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37.htmlhttps://4l.cc/articlelist-417.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32.htmlhttps://f49.in/article-45178.htmlhttps://f49.in/article-45756.htmlhttps://f49.in/article-41535.htmlhttps://f49.in/article-32093.htmlhttps://f49.in/article-426.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95.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90.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68.htmlhttps://55t.cc/article-96.htmlhttps://55t.cc/article-9005.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75.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93.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91.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44.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72.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47.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23.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65.htmlhttps://www.c8.cn/ylsj/xjssc.htmlhttps://www.c8.cn/zst/dlt/dzbbzbzs.htmlhttps://www.c8.cn/zst/qlc/hzzs.htmlhttps://www.c8.cn/zst/6cai/tmfx.htmlhttps://www.c8.cn/zst/qxc/zhbzs.htmlhttps://www.c8.cn/zst/3d/lmfb.htmlhttps://www.c8.cn/zst/3d/jozs.htmlhttps://www.c8.cn/zst/3d/dlxzybzs.htmlhttps://www.c8.cn/zst/bjkl8/dszs.htmlhttps://www.c8.cn/zst/58.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lhdw.htmlhttps://www.c8.cn/zst/gd11x5/jbzs.htmlhttps://www.c8.cn/zst/39.htmlhttps://www.c8.cn/zst/jsk3/hzzs.htmlhttps://www.c8.cn/jihua/bjkl8.htmlhttps://www.c8.cn/jihua/gxk3.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5-9-20/477.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3-5-29/311.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3-5-29/313.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9-22/450.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7-5-8/544.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7-4-25/513.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list/list-115-2.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69.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56.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44.html